tangle武士

=南镜
画画儿用的名字是tangle武士。

内容极杂
近期凹凸主雷安 推荐也是

‖全职‖盗笔‖龙族‖ahp‖gtm‖火影‖SAO‖黑篮‖文野‖凹凸‖k‖进巨‖终炽‖阴阳师‖宝石之国‖喰种‖刀男‖猎人‖小英雄‖镇魂

诸君,我最喜欢二次元了。

昨天漫展的返图!是假的凯莉x

p1与靓丽安莉洁 @花丸哔哔只给好孩子 的合影我收到后又p了一下午?

星星忘在家里了……真的有穿鞋子。。只是因为要跳舞怕飞而且我太笨了走路好累就换了。


是一只泡在糖堆里的猫猫卡。

‖注意是爆肝临摹。这幅大概是人生临摹作品中较优质的了。想想还是发了

【雷安】学习还是早恋,这是个问题。(7)

-是我流初中pa。

-学生党随缘更。

-能有什么问题,当然是选择早恋。(buni)

-雷总大概是品行不好喜欢搞事但成绩一流的那种。

-安哥就是标准三好学生了。

-OOC注意。幼儿园文笔注意。

———————— 



爬完山安迷修他们去了冷饮厅,安迷修揣着心事,本来不想去的。

“你要是不去我就写你和雷狮的十八禁小说发到班级群里。”

凯莉对于戏弄安迷修从不食言,她成功地威胁到了安迷修。

以凯莉的性子,到冷饮厅不可能只是吃冷饮这么无聊。果不其然,每个人刚点好餐,凯莉就将她刚喝完的饮料瓶摆到桌子中间。

“真心话大冒险,谁不玩谁小狗。”

同学们对于这些胡闹的游戏总是十分热衷的,没有一个人表示退出,除了安迷修。但他刚想开口时,凯莉狠狠咳嗽一声,朝着安迷修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好,我玩。”

圆桌围坐着7人:安迷修,凯莉,卡米尔,金,格瑞,帕洛斯,佩利,安莉洁。

这里除了格瑞和卡米尔都是喜欢搞事儿的家伙,至于为什么参与实际都不言而喻。格瑞是跟着发小还要送他回家,卡米尔则是从家里出发前就得了大哥莫名其妙的指示,这样看来自家大哥和那个魔女是通好气了的。

其他人例如安莉洁看着像是文静的乖乖女,不喜多参与这种活动,其实内心也潜伏着搞事儿的种子,随时发芽。

这不,立马就发芽了。

安迷修盯着指向自己的瓶口紧张起来,这才第三轮就到自己了。不过这轮出题的是安莉洁,依照平时的了解,她应该不会问些过分的问题,想到这安迷修稍微松了口气。

前两轮都正正好好的把之前那两个“老实人”小坑了下,这轮就轮到第三个“老实人”安迷修了。

“班长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

“没有。”这个问题安迷修倒是回答得问心无愧,他虽然对女孩子都照顾有加,但的确没真正喜欢哪个女孩子。

安莉洁却是疑惑地偏了偏头:“欸?我以为班长喜欢凯莉呢。”

“?”众人茫然。

“不,怎么会!”安迷修快速否认。

“你脑子是进水了吧喂?”凯莉大力拍了下安莉洁的肩膀,安莉洁眯眼皱了下眉头,在喉咙里呜咽一声,接着不在意一样继续盯着安迷修的眼睛。

“因为啊……我看见班长和凯莉聊天的时候有时会脸红啊,很令人在意不是吗。”

安迷修突然脸红了,下意识地看向凯莉,见后者笑得奇怪,想找个理由搪塞一下,却不是很意外地比凯莉慢了。

“说你脑子进水就真进水啊?他脸红难道就非得是因为我吗?”

“哦……”安莉洁似乎是想了想,然后对着安迷修笑了一下,“抱歉,刚才的问题似乎有些漏洞,我可不可以 重问一遍?”

“班长有没有喜欢的男孩子呢?”

少女空灵的嗓音此时沉稳,缓慢,肯定,像在陈述一个事实。这让安迷修有些不知所措,因为这个感觉,像极了认定结果时的雷狮。

安迷修对于安莉洁实在不怎么了解,这个女孩有着一副优秀的好皮囊,平日里丝毫不张扬,但他此时此刻得以有机会好好观察她的眼睛,发现那双与自己相同色系的静谧的双眸,好像在刚刚一瞬间,看见了连安迷修自己都不敢窥察的内心,或是灵魂。

周围的人什么动作也没有,空气好像凝固了一样。

安迷修咽了口口水。

他曾经觉得,自己这份微不足道的喜欢,待到毕业再吐露出来,不失体面的,却也不刻意*,就足够了。

但他高估了自己对于这方面的耐力。此时,那满心的喜欢已经压抑不住满溢出来,冲破无形的桎梏。

安迷修做了个深呼吸,“我可以说,但我只说给您一个人。”

安莉洁闻言点点头,起身走过来,安迷修也立即起立。

帕洛斯突然笑了一声,佩利疑惑地看过去:“帕洛斯,这么严肃的问题,你笑什么啊。”

“不,我只是觉得咱们的班长大人怕是真如老大所说,是个傻的。”

“各种意义上说。”

安莉洁来到安迷修面前,侧着耳朵。安迷修则微微矮下身,以右手挡住自己的唇形。

“不愧是安莉洁小姐,在下心里的确有那样一个人,但还希望您不要声张。”

“名字?”

接下来安迷修即使不接着说下去也合乎情理,但他说了,声音竟有些颤。

“雷狮。”

TBC.

——————————

*不失体面的,却也不刻意。出自银临女神的《可不可以》。

我真的是在认真学习,绝对没在沉迷镇魂。真的。

【雷安】学习还是早恋,这是个问题。(6)

-是我流初中pa。

-温馨提示不看前篇也能看下去。毕竟前篇渣。

-当然这篇也很渣。

-学生党随缘更。

-能有什么问题,当然是选择早恋。(buni)

-雷总大概是品行不好喜欢搞事但成绩一流的那种。

-安哥就是标准三好学生了。

-OOC注意。幼儿园文笔注意。

———————— 

安迷修在凯莉满意的微笑下接过她的包,有些焦躁地扔在后背上。

“哦呀?只是帮女孩子拎个包都这么不乐意吗?”

“没有的事!凯莉小姐……你先闭嘴好吗。”

“天呐!我们的安迷修先生已经和背着人民群众找的小情人聊了近两个小时了,甚至不愿意帮其他美丽的小姐拎包甚至说话了吗?”

“不是的凯莉小姐!!在下非常乐意为您效劳!”安迷修看上去像是有些着急,拿着手机的左手在前面比划着,通话界面显示的备注“恶党”晃出残影,原本爬山许久都没累红的脸,此刻却是着急又窘迫地红了半面,“而且不是情人!不存在的!在下现在十分想扔掉手机的!”

“那你倒是扔啊。”

“诶诶……这……这怎么说也是好几百才到手的奢侈品,说扔就扔似乎不太好。”

“或者更简单,挂断,然后静音还是关机随便你咯。”

“……”

“看咯,你其实还是很喜欢跟他唠吧?”

“不是……难得的端午节因为发烧不能来爬山多遗憾啊,所以就……哎等等凯莉小姐。”

凯莉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在这种方面意外的不坦诚呢,但非常不意外的是个闷骚。”

“…………???”总觉得凯莉小姐误会了些什么。

安迷修向凯莉的背影伸出尔康手。

然后认命般地把手机重新放回耳边,听到里面传出有些低哑的两声嗤笑。

“笑什么啊!我被人家误解了你就很开心吗?”

“那不是显而易见的吗?不过——我倒是觉得人家凯莉可一点儿没冤枉你。”

“……什么意思?啊算了我还是不问了,反正你的快乐总是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

“别,人有点好奇心是好事,你该知道。”

安迷修下意识想挂掉通话。

可还是晚了一步。拇指僵在了“挂断”的按钮前方。

“凯莉是在说你喜欢我。”

“这是事实。”

“对吧?”

“你骗不了凯莉,更骗不了我。”

雷狮的语气不像在开玩笑,更像在胸有成竹地陈述一个事实,他站在讲台上讲解令人头痛的数学题时也是这个语气。

缓慢,沉稳而肯定。

“你喜欢我。”

过分的是他居然又重复了一遍。

安迷修甚至可以想象到他嘴角正自信的扬起,双眸迸射的光芒令人不敢直视。

相比之下,羞耻,震惊,慌乱各种情绪一齐拥上来,安迷修脑中一片空白,连呼吸都困难。

“再告诉你个好消息怎么样?其实……”

安迷修立即按下了挂断键。

几乎同时,手机显示电量不足而后关机。卡米尔抬头看见安迷修盯着黑屏的手机发呆,迅速掏出充电宝递过去。

安迷修笑着谢绝了卡米尔。

他不想知道卡米尔为什么爬个山要随身携带两个充电宝。好奇心会害死人的。

雷狮想了想,也没再打过去,切到QQ界面给备注【安迷修是傻逼。】的对话框发送:

“其实那是我刚才正在看的一个段子里的话,只不过换了名称念出来。”

“你反应那么大干什么。”

“难道是真的??”

发送完毕对着屏幕心里默念了遍对面人的姓名,轻轻笑出来。

“反正这事儿也急不了。”

.

TBC.

观看短小小破文致谢。
明天就考试我到底在干什么
顺便地生结业分数出来了考得还不错x虽然没有估测分高

安安生日快乐!!!

x学校活动消失好久回来急忙肝生贺。

安迷修生日应援计划启动

求求大家点爆那个小心心。!

包包包子铺!:





即日起—5月10日23: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LOFTER生贺专题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5月13日相约LOFTER,为安迷修庆生!




欢迎各位太太们使用#0513安迷修生日快乐  发布生贺相关的产粮内容,优秀作品有机会被选入【安迷修生贺专题】哦!!!!



【雷安】早恋还是学习,这是个问题。(5)

-是我流初中pa。

-学生党随缘更。

-能有什么问题,当然是选择早恋。

-雷总大概是品行不好喜欢搞事但成绩一流的那种。

-安哥就是标准三好学生了。

-OOC注意。幼儿园文笔注意。

-这篇可能就是他俩在电话里一边互怼一边秀。?

———————— 

安迷修一上午爬山都心不在焉的。

和同学一起出来当然开心,爬山本身也算有些乐趣,但他就是觉得心里空了一块。自己是为什么过来爬山来着?

等他在山顶看着卡米尔吃着自己掏钱给每个人都买了一根的烤肠时才想起来,哦,觉得无聊是因为雷狮没来,自己来爬山的目的也是因为雷狮。

但是雷狮没来。

早上满心期待地拨通电话,对面的人清醒了之后第一句话就是:

“嗯……等下……我有点冷。啧…没关空调。”

安迷修心中一下觉得不妙,熬夜再加上吹一晚上空调,就算他雷狮身体好也不能这么糟蹋啊。

“你家有温度计吗!快去量一下。要是发烧了就不好了。”

“啊?不至于吧。而且那种东西我平时也不用啊。”电话那头停顿了一下,似乎在努力听着什么,一会儿之后又出声,“卡米尔好像醒了,你等下啊我去问问。”

“诶…好。”安迷修懵了一下才想起卡米尔是雷狮的堂弟,又是外地转来的,一直在雷狮家住。

电话那头又传来雷狮的声音,只是小了许多,估计只是手拿着手机并没放到耳边。

“起这么早?……嗯,对啊。话说你有体温计吗,借我用一下………嗯……好。”

“喂安迷修?卡米尔有。你先挂电话吧,待会见,我量完就去了。”

“诶诶你等会!你神经病吗如果真发烧了你难道还要去爬山不成?我可绝对会把你面色绯红的妖娆模样拍下来当屏保的…我在这等你量完的吧,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儿干。”

“……啧你是闲得蛋疼了吧。我以为与其在这浪费电话费,班长大人更愿意多做几道证明题呢。”

安迷修想说:不你错了,你尊敬的班长大人并不想做什么证明题,因为他的地理图册还没填好。

但他没说出来并真的一边填图册一边监督电话那头的人量体温关空调了,哦,还是不一般的监督。

“你比卡米尔要唠叨一百倍,就是我妈来都没你这么多事儿!”

“别这么说啊我的傻儿子,欧卡桑我不是为了你身体在忙活嘛。你不仅不心怀感激地报答我还说我唠叨!真是令欧卡桑我心寒啊…”(注:欧卡桑即母亲大人——来自安迷修温柔翻译。下文的欧巴桑即老大妈/老干妈——来自雷狮激情翻译。不我真的是在唬你们……)

“欧卡桑你大爷你连个欧巴桑都不如!这才三分钟你已经逼我喝了三缸子(三杯)水了!现在又非要我找药吃,都说了我和卡米尔一年都不生什么病哪里备那么多样药,我的酒都贵得要死干什么非得用在这样无所谓的事上!我看你就是从网上随便搜搜然后把所有方法随便一起念了下来坑我的吧。哦我们甚至不能确定我是不是发烧了。”

安迷修又想说:不你错了,我只是随便想了几个方法没仔细想就说给你听了而已。

但他仍旧没说出来,只是对于雷狮另一句回话进行了有些类似吐槽的行为:“干什么用在无所谓的事上啊……嗯……干…你啊!”

卡米尔本来看着自家大哥和死对头互怼,嘴角居然还上扬露出腻死人的微笑一边口是心非的往杯里倒水,就已经很震惊了。紧接着他又看到自家大哥的表情转变为更加灿烂却好似皮笑肉不笑的笑容,嘴里还说着:“安迷修,你是不是又欠操了?这次想几天下不来床?和上次一样三天,还是一个星期?或者更久?”

……什么。他们发展已经这么快了吗。。

卡米尔觉得自己拿着早餐小蛋糕的手在微微颤抖。



有点漫长的五分钟终于过去。

“傻儿子快看一下多少度。等等你会不会看啊?”

“少啰嗦这种东西本大爷怎么可能不会看……”

过了半分钟。

“……你果然不会吧?”

“闭嘴我会看!…三十八度八。”

“啊…大清早就这么高烧。要是再爬个烧估计就得烧死了吧,不死也得傻不是。我可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是个傻子。”

卡米尔一边听着秒针哒哒哒哒地叫着一边观察他大哥比吃了蜜还甜腻的表情。

他决定以后写作业把什么“笑得像蜜一样像花一样像糖果一样”都改成“像我大哥一样”。

脑补了一下后打了个寒噤。

不不不还是免了免了……

——————

TBC.

等等我说好的勤奋呢…我还是先面壁吧。

【雷安】早恋还是学习,这是个问题(4)

-是我流初中pa。

-学生党随缘更。

-读了遍发现不看前文也没有太大阅读障碍

-能有什么问题,当然是选择早恋。

-雷总大概是品行不好喜欢搞事但成绩一流的那种。

-安哥就是标准三好学生了。

-OOC注意。幼儿园文笔注意。

-越写越偏

————————

上午第一节课刚下课,安迷修就被凯莉拽住。

“端午节早上我们去爬山,之后去密室玩儿,班长一起来嘛?”

“端午节啊……爬山的话我可能要和我母亲一起,就不去找你们免得扫兴了吧?”

“既然有家长的话……”凯莉也无奈了,她可不喜欢一群人作死的时候旁边还有家长看着,但转念一想还是不肯放过安迷修,“那之后去密室玩呢?这个应该可以吧。”

“这个恐怕也不行了,每年端午我们都要去亲戚家吃饭的。而且这不是快考试了吗,我和我母亲都会比较倾向于在家里复习的。”

“是吗?那可是真遗憾了。”凯莉斜了他一眼,眉头的皱起表示自己强烈的不满。安迷修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凯莉身子一转,凑到雷狮那去问了同样的问题。

“端午节是吗?我全天有时间,不过好不容易放个假我更想打游戏……安迷修那个傻子去吗?”

“啊,安迷修呀,他说……”

“我当然能去!!呃…我妈最近有点太累了好像是不想去爬山,然后亲戚之类的也不是固定项目所以我是可以去的。”

“……”

“…………好,我能去。”雷狮对着拍案而起的安迷修玩味得笑了一下。

安迷修窘迫地坐了回去,那些个理由自己都觉得牵强…

凯莉:看透.jpg

————————————

端午节那天安迷修起得很早,不过前一天也睡得很早,八点多就已经躺下了。约好的五点半在山脚商店集合。他三点就已经醒来在床上打滚儿了,后来实在睡不着索性爬起来,想着备考复习一会儿之前随便看看手机,结果抓起手机刷了下某企鹅空间,竟一下子刷到了id [海盗老大你雷哥] 的动态。

安迷修几乎是顺手就点上两个个赞,又切到小窗。

[最后的骑士]:你居然也这么早醒了?

安迷修不太敢相信,雷狮早上上学总是颓着一张脸,常常是上完第一节课,也就是睡完一节课的觉之后才重新容光焕发。(?)

[海盗老大你雷哥]:什么玩意我还没睡呢。怎么你居然已经醒了?

[最后的骑士]:…………

[海盗老大你雷哥]:安迷修你怕不是傻的吧。别告诉我你是因为今天要去爬山兴奋到睡不着了。

安迷修认真思考了一下,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海盗老大你雷哥]:你是小学生吗。

[最后的骑士]:倒是你总是熬夜的话小心猝死。

[海盗老大你雷哥]:怎么。心疼我?还是担心我了?

[最后的骑士]:怎么可能!!

[最后的骑士]:我高兴都来不及。

之后雷狮就没再回复,安迷修等了两分钟没等到,把手机扔一边就去背政治题了。过了一会手机特关提醒音突然响起,安迷修几乎是连滚带爬从书桌移动到床头捧起手机。

[海盗老大你雷哥]:……安迷修。你就这么缺爱吗?

[最后的骑士]:?还好啊,怎么了。

[海盗老大你雷哥]:[图片]

[海盗老大你雷哥]:你是唯一一个敢点赞的。还点了两个。

安迷修这才看到自己刚才点赞说说的内容。至于两个赞,是自己给特定人点赞的习惯,用来引起对方注意——小姐姐和雷狮。不过根本目的大概还是有区别的。

跟风。[一个赞拥抱一分钟].jpg

……

……

[最后的骑士]:现在取消赞还来得及吗。

[海盗老大你雷哥]:来不及。你说我待会要是在那么多同学面前抱你……

[最后的骑士]:!雷狮大佬您别!!会死人的!

真的会死人。心率过高猝死。面部高烧猝死。

[海盗老大你雷哥]:看我心情咯。

安迷修不打算再和他讨论这个问题。雷狮要是

真敢抱他,他也未必跑不过对方。

又随意聊了几句,一看时间,快四点了。

[最后的骑士]:都四点了。还不睡会?

[海盗老大你雷哥]:也是,那我躺会。

[最后的骑士]:用我叫你吗。

[海盗老大你雷哥]:嗯。QQ电话就行。

[最后的骑士]:不打电话吗?

[海盗老大你雷哥]:手机卡出点问题,打不了。

[最后的骑士]:好吧,那你睡吧。我四点四十叫你?

[海盗老大你雷哥]:嗯。

[最后的骑士]:晚安。

[海盗老大你雷哥]:安。

安迷修看着最后一条消息有点出神。想再回复一句,又怕惊扰那边的人休息,只好作罢。接着盯着界面上方的巨轮发呆,他们每天也不知道都聊着什么,可能是作业,可能是考试,可能是学校里的事,可能是学校外的事,也可能是什么也不聊,只是单纯互怼。即使不互怼,他们的聊天记录也都充斥着火药味,很少像现在这样平静。

四点四十四分。

安迷修实在不想叫醒雷狮,一个小时的睡眠对他而言简直不敢想象。想了想又有些自责,不和自己聊天的话还能多睡半个小时。

怀着无比的罪恶感,按下了QQ电话的按钮,心脏砰砰砰地居然有些快。

被快速接起后,对面一开口,安迷修差点心脏骤停。

沙哑又带着鼻音,尾音拖得老长:“…嗯……安迷修?”

安迷修敢赌雷狮绝对没看屏幕。

“啊…是我。”

又深吸一口气。

“早上好啊,雷狮。”

TBC.

——————

在诊所坐了一个小时还没点上就来激情码字。
月考考完了病也快好了我得勤奋(我以前好像也这么说过?)

稿图混更。x
严禁一切用途。
p2我可能智障了。

重放一遍之前那个帕总。
这次没加滤镜x感觉舒服一点?